關於部落格
  • 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城市邊緣,溯記憶的溪

人,年長後,總會忍不住做些自以為懷舊浪漫的傻事。

譬如和初戀老情人偷偷見面,像某個朋友,結果被同事撞個正著,差點掀起家庭革命。譬如爬牆修剪樹枝摘楊桃,像我爸,結果一不小心摔下地,腳踝骨折拄了拐杖好幾個月。譬如我,乘興請了一天假和朋友去露營。

我的傻勁,沒釀成什麼災難。就是亂石地上睡一晚換來數日的腰酸背痛,颱風前夕的怪艷陽曬出我沉寂多時的白色糠疹,溪水裡「嬰囝攤」的漂流磨壞了一件短褲;真要說,有點受傷的,其實是那顆迫不及待想重溫燦爛記憶、過度雀躍期待的心。

事後回想,這次露營有各式專家相伴是幸福的。釣魚達人算是我們的領隊,就是他,一直被另位露營初體驗的朋友和學生時代當過童軍帶過營隊的我,纏著吵著要帶我們釣魚野營才終於成行;另外三位戶外高手則直到營地才知道有他們的存在,分別是能聽音辨識山羌灰鷲叫聲的猛禽協會成員、燒飯做菜一等一的溼地生態專家以及搭帳篷快如閃電、擁有飛蠅釣美技的戶外生活雜誌編輯。我和朋友因為是菜鳥,或許被認為不鬧場壞事就阿彌陀佛了,所以除了個人用品之外什麼都不用張羅、除了飯來張口之外什麼都不用做;加上天鵝颱風剛開始跑得很快,釣魚達人顧及安全特別挑在都市邊緣坪林一處有水有電有熱水器的營地…。於是乎,一次心心念念的野外露營,在正式踏上營地那刻開始便距離記憶愈來愈遙遠。

真的有點「太幸福」了。我說的不只是被幾個野外求生高手當做老公主般對待,還包括露營本身這件事,進化的未免太文明、太便利。

商業化向來是推動消費普及晉級的最大動力。全台瘋露營,大家早有風聞。但即便無法想像早期厚重的白色帆布帳篷、木頭營柱、鑄鐵營釘和粗繩仍在江湖使用,當看到質地輕巧、造型圓弧的整套帳棚設備在不到十分鐘之內就被一個斯文編輯搭架完畢,想幫點忙,也只能扣幾個避免風吹鬆動的扣環、遞上幾根幾無重量的鋁製營釘,委實有種莫名失落。本該伴隨野地活動而來的一些勞動,不只從紮營過程消失,也在野炊裡蒸發。蘇迪勒過境橫掃魚苗,釣魚達人無用武之地,我們也沒能自食其力。當暮色降臨溪邊,大伙只好閑坐炊事帳下,一邊欣賞溼地專家就著小小瓦斯爐表演廚藝,從簡易冰箱裡變出一道道紅燒海鰻、馬告炒山豬肉、香腸炒高麗菜,邊聽他們七嘴八舌講起某些奢華露營行徑。堪稱五星級的最新組裝式露營流理台,可以炒菜烤肉煎牛排一應俱全;露營車載來42吋液晶電視和卡拉OK設備,在荒野中度過滿是聲光娛樂的熱鬧夜晚;民宿業者在山林溪邊大肆整地迎接滾滾而來的時髦露營客,更是不在話下。至此,才知曉戶外達人為我們準備的已算節制儉樸。

摘下頭燈,抬頭仰望漸次眨起眼來的滿天星斗。除了感謝豐盛賜餐,我不太好意思講出心中小小角落裡其實仍懷念撿枯枝、砌磚灶、點火種的野炊,以及夜裡圍著忽明忽暗篝火唱歌聊天、聽著蛙叫蟲鳴和鬼故事的超級回憶。它們一如星光,依舊閃爍動人,卻已和多數現實人間格格不入。

希臘哲學家赫拉克里特曾說,人不可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人生的不可複製性,經過這次露營讓我更明白,儘管只想重溫一段閃亮迷人的過去,都不如當下創造新的美好記憶。我也想著,文明的腳步和變化的快速縱使不可避免影響我們,是否能在某些值得珍視、不可被重製的大自然裡,保留多一點「非請勿入」的原始和喘息空間…。



文章來自: https://tw.news.yahoo.com/blogs/society-watch/城市邊緣,溯記憶的溪-095756835.htmlgucci GUCCI包 gucci皮夾 GUCCI官方網 gucci台灣官方網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